我用盡全力去愛著不愛自己的你

如同用拙劣去填補蓋亞皸裂的唇


#まふまふ


cp雜食黨





甜食成癮

微博:@718_

【まふそらまふ mafusoramafu/ 齒輪】

 

  時間如果有形狀,我想那應該是鋸齒狀的,交錯著、磨合著,然後曾經鋒利的垂直成了一道柔和的弧線劃破未知,與生命消長著,描繪出你微笑的弧度亦或是滑落淚水的側臉。

 

///

 

  第五次你留下了眼淚,我卻無力伸手抹去

 

  在又一次的意見不合,按照往常在まふまふ奪門而出之後,そらる並沒有追上去,然後從身後擁住他輕聲安慰,應該說,這次沒有。

 

 

  煩躁地拿起桌上的咖啡杯一飲而盡,「shit.」彷彿全世界都與他作對一般的作嘔感上湧,不知道放了幾天的咖啡一滴不剩的滑入他的胃袋裡讓他起了全身的雞皮疙瘩。

 

  まふまふ在某方面一直保持著距離感,身為戀人兼工作夥伴的そらる再清楚不過,就是那塊連他都觸及不到的脆弱讓他感到煩躁,そらる拿起電話撥了一串號碼。

 

 

  「喂?」

  「你在家嗎?」

  「管你什麼女朋友,滾出來。」

 

  他一向是這麼任性跋扈的,至少在S!N面前是如此。

 

  而S!N對他總是毫無疑問的寵溺著,即便他有了另一個她,即便そらる有了まふまふ。

 

 

///

 

  第四杯咖啡。

 

  「そらるさん……我……」

  「吵死了閉嘴聽我說。」そらる打斷了才剛開口說話的S!N,深深的、他嘆了口氣。

 

  「算了。」他留下一個帶有迷惘的句點,其實他也不清楚為什麼まふまふ的脆弱讓他如此煩躁甚至失去理智。

 

  S!N很羨慕まふまふ,可以說是嫉妒,他佔滿了そらる的全世界卻不懂得珍惜,他不是不懂為了一個人癡狂的感覺,曾經讓他著魔似的追求的人就在眼前。

 

  然後他用盡全力依舊擠不進那片天空裡一絲一毫,所以他選擇讓自己好過一些,走向卑微的夢想,找個好女孩,廝守一輩子,那就夠了。

 

  「そらるさん為什麼執著於まふまふくん?」修長的手指折著桌上的面紙。

 

  「我……」訊息提示燈吸引了そらる的注意,映入眼簾那短短的一句話讓他幾近爆走。

 

 

  "再見,時間到了我會自己回去。"

 

 

  那是まふまふ從來都沒有過的冷靜語氣,そらる對此感到頭痛欲裂,他永遠搞不懂まふまふ的腦袋裡想著什麼,也許有些事,不要想比較好。

 

 

  無視了還坐在對面的S!N,そらる快速步出咖啡店,一邊撥打著那熟捻到烙在腦裡的數字,

 

  無人接聽、無人接聽、無人接聽、無人……

 

  蹲在路旁,そらる笑了,什麼莫名其妙的理由,什麼莫名其妙地離去,當兩個人的心都萌發了主見,你和我、我和你,呼吸不再同步,落在眼角的不再是溫柔的吻而是淚水,掛在嘴角的不再是燦爛而是令人疲乏的爭吵,還有什麼好說的,說再多都嫌憊惰。

 

 

  或許我們都該靜一靜。

 

 

  そらる拿起緊握的手機,白皙手臂上盤纏的青筋無聲透漏了他的情緒,他顫抖著手指,鍵入了口不對心的文字,或許在這場愛情裡他才是最幼稚最自私的人,是他用雙手將彼此間的空間掐到一絲不剩,是他太過不留餘地的去追根究柢,是他不願去看清其實是自己在追趕著まふまふ。

 

 

  "隨你去,記得回來。"

 

 

  滲血的嘴唇完美為平淡的語句增添了一抹鐵鏽的味道,看似最不吝情去留的人始終是最害怕孤單的人,他蜷縮著,像個嬰孩,そらる從來都不是個會哭哭啼啼去挽留別人的人,他習慣將自裝在冷淡的包裝中等待他人理解,但這次他已經毫不猶豫地將自己的過度包裝撕扯開來,但卻被丟棄在路邊獨自嚎啕,像個傻逼一樣,他自嘲。

 

 

///

 

  數過來的第三張桌子。

 

  「まふくん呦,適可而止就好了。」S!N慵懶的聲調傳入耳中,まふまふ被嚇得一愣。

 

 

  尷尬地回過頭,まふまふ沒想到居然會被看見,自己明明已經躲在角落了阿,只好扯開僵硬的笑容,「S!Nさん……」

 

  其實不想介入他們兩個之間的愛恨情仇的,S!N玩著垂在脖子旁的蜘蛛吊墜,但眼下的情況比起吵架,他認為更像毫無營養的調情,所以、所以……

 

 

  好吧他不得不承認是他吃味著。

 

  「まふくん知道吧,我不是一個喜歡管閒事的人,可是そらるさん剛剛可是著急得衝了出去阿,現在可能正躲在哪裡哭泣著哦,」S!N舔了舔乾燥的嘴唇,「非常誘人呢、那畫面,光用想的就讓我口乾舌燥,想狠狠吻遍そらるさん全身每個角落。」

 

 

  まふまふ呆滯了幾秒,「果然S!Nさん,你還是、用想的就好了。」毫不掩飾的獨佔欲從語句中滲出,連道別都來不及,まふまふ風風火火的衝出了咖啡廳。

 

 

  認命地拿起兩張桌上的帳單,S!N真想抽自己兩耳光。

 

 

  「我是他們倆的奶娘嗎。」

 

 

///

 

  跑過第二個路口。

  

  半夜兩點的一片漆黑,まふまふ看見了そらる蹲坐在路旁,雙眼空洞的直視前方,絲毫沒有發現他的存在。

 

 

  「そらるさん……」他輕聲喚著那個人。

 

  幻聽吧,そらる將臉埋進膝蓋與身體的間隙,雙手抱膝的蜷成一團。

 

  まふまふ蹲在そらる前面,拉起そらる的手,「我回來了。」

 

  そらる抬起頭盯著他,紅腫的眼睛像在確認著什麼,或許他還以為是夢,又或者他根本還沒反應過來。

 

  晌久,そらる將まふ拉進懷裡,用盡全力汲取他身上的味道,好似在反覆給自己肯定的答案,まふまふ確實在他眼前。

 

  

  「そらるさん,你好蠢。」帶著笑意豪不客氣的調侃,まふまふ將自己更往そらる懷裡蹭了蹭,「我又沒說要遠走天涯不回來了。」

 

 

  將手臂再箍得更緊一些,そらる乾澀的嗓子終於吐出一句話。

 

 

 

  「爛透了你這傢伙。」

 

 

 

  在まふ眼角落下一個吻,自己大概一輩子都會這樣被這個白癡耍著玩,そらる做好了覺悟。

 

 

 

///

 

總覺得哪裡不對(屬性不明

總覺得男友力最高的是我們教主大人,

還會有番外吧,大概就是這樣,

如果願意給予評論跟建議會很高興的,

 

最後,

 

謝謝看到這裡的的你,

 
  

下次見。

 

             

                         718

评论(6)
热度(82)

© 718 | Powered by LOFTER